前面的话:本博客属于私人空间,是凤羽为防止电脑出现问题致使存档的文章被喀掉的不幸事件发生而开D地方,用来存放文文D~ 对于无意中闯进来的各位朋友,如若喜欢这里的文章,尽可浏览。如若有雷到各位,我很抱歉,但是,请勿扔番茄、鸡蛋。 这里D文章,是凤羽在网上搜来D,作私人收藏的,没有作者授权。如若喜欢、想转载,请找原作者。第九章  隔岸  当年火雷原结盟,先王安西就提议,让水户洋平驻守雁门关。雁门关本来是属于丰玉的领地,但是听过安西的理由,南虽然觉得有点多此一举,也并没有反对。   统一草原的这七年,所有的伤兵都被送到雁门关治疗。即使是战局再不利的时候,雁门关也从没有参战。洋平在火雷同盟,山王,翔阳之间充分发挥了他的外交才能,整整七年,没动过一次刀兵。   由雁门关回返战场的人数总是比来时少,即使有人觉得奇怪,一句重伤死亡也就把自己说服了。事实上这些失踪的士兵都好好的在雁门关,和雁门关原来的守军一起,在洋平的手里被整合成了一只步兵。   湘北丰玉虽然结盟,但是军队的指挥是分开的,唯一一只真正的联合军就诞生在洋平的手里,这也是火雷同盟唯一的步兵。正是这支军队,在翔阳兵败海南举国同庆的时候,开始了火雷同盟进军中原的第一战。   草原骑兵不善步战,几乎所有需要攻城的战斗都是由洋平独立指挥完成的。至于野战,丰玉弓箭的射程几乎是海南的一倍。海南再优秀的军队,也完全跟不上草原骑兵的速度。每次的遭遇,都不过是单方面的屠杀。   海南在翔阳立足未稳,又完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火雷同盟的推进速度极快。海南帝王牧绅一当机立断,全军撤出翔阳。   海南历时四年,倾举国之力摧毁了翔阳,却在不到三个月,就把翔阳拱手让人。   水户洋平居功至伟,封静澜王,全权接手翔阳善后。   怒江西岸,雷霆火焰的大旗飘扬了起来,与海南隔江对峙。   海南历神武十五年九月二十三。海南皇宫。   牧绅一坐在桌子旁边,贵妃彩
前面的话:本博客属于私人空间,是凤羽为防止电脑出现问题致使存档的文章被喀掉的不幸事件发生而开D地方,用来存放文文D~ 对于无意中闯进来的各位朋友,如若喜欢这里的文章,尽可浏览。如若有雷到各位,我很抱歉,但是,请勿扔番茄、鸡蛋。 这里D文章,是凤羽在网上搜来D,作私人收藏的,没有作者授权。如若喜欢、想转载,请找原作者。 我坐在湖边,望着水中自己的倒影,轻叹出声。明镜般的水面清晰地映出我绝美的容颜,以及……那满头的白发。   我在这南海孤岛中的湖边住了有多久,是十年还是十五年,实在是连我自己也记不清了。因为时间对我而言,早就没有意义了。那么,一天与一年又有什么差别呢?   我每天都只重复着做同一件事,就是坐在这湖边,看天上云卷云舒,观湖边花开花落。看到水中的云影波光时,偶尔也会想起他和我们曾经的过往。   记得那时的我,还是魔教少主,爱穿白衣,冷艳而骄傲。人都说,白衣流川,风华绝代;   记得那时的他,犹是正派高足,喜着蓝衫,俊朗且温和。都道是,蓝衫仙道,风流潇洒。   仿佛是命运注定的情缘,那一个夏日的夜晚,我和他在江湖中偶遇,虽只是金风玉露的一相逢,却已是情根深种。   我恋上他那灵动飘逸的身影,神采飞扬的姿态,还有那深情脉脉的浅笑。   他爱上我这清澈纯粹的眼神,举世无双的容颜,还有那淡漠无情的骄傲。   明知道这样禁忌的爱情得不到众人的祝福,因为我们不但同为男儿身,而且正派和魔教更是水火不容,然而我们始终无法抵挡对方的气息。   所以我们还是爱了,即使爱得是那样的艰难,我们还是甘之如饴。   面对正派和魔教数百年来的第一次联手,我们互相凝望彼此,相视而笑。如虹剑气围攻下,我衣襟飘飘皓腕似雪,华丽飘逸宛若飞天;他身形飘忽玉树临风,潇洒飘逸尤如天神。   父亲痛惜的长剑刺来,我不能躲避,闭上眼睛,期待死亡的降临。   未曾想身体被推开,中剑的竟
那个初夏的傍晚,彩霞满天,映得仙道府金碧辉煌。 小流川牵着母亲的手踏进仙道府时,差点被那房上的琉璃瓦耀花了眼。他眯起水润的大眼,抬头看看五彩斑斓的天空,却马上被母亲收紧的手拉了向前。“呀!这就是小枫吧?真是可爱!” 流川抬头,看见一个身穿锦衣的高大男子笑容满面地伸手迎向自己。别过头看看母亲,见母亲对自己点了点头,流川这才轻轻地喊声:“仙道叔。”心想这就是母亲说的仙道南——爹生前的朋友了。 “好乖!”仙道南笑咪咪地摸摸流川的小脑袋,说:“以后这里就是你家了,不要和仙道叔见外哦!想要什么、需要什么只管告诉仙道叔,知道吗?”流川乖巧地点点头。“好了,叔和你娘有话说,你自己去院子里玩吧。”流川抬头看母亲,看见母亲颔首后就转身出去了。沿着长廊走,两侧是姹紫嫣红、花团处处。流川撇撇嘴
最近迷上了一个故事,迷上了两个人,迷上了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和牵绊~ 不过故事不是重点,重点是两个人的感情。 我想,在这个虚构的故事里,这两个人的感情是真实的。我相信无论是在哪个时间、地点,哪个年代,这样的感情总在发生! 人与人之间啊,总会有不受条件限制和影响的感情发生,一如我们年少时,那最初的纯情。 嘿嘿,那么,现在开始说故事啦~: 近未来的2XXX年,第X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某个国家开始进行战争后的国家重建。 那一代为了战争而被训练成杀人武器的少年们,除了战斗之外,一无所长;少年们没有家人,也不懂感情。 这个国家为了重建社会伦理,就让成年人和少年们组成一个个“家庭”。但是没有血缘和感情的强行组合,引发的是一起起的家庭暴力和少年犯罪案件。 主角AKIRA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隆重登场:(背景音乐起~同志们鼓掌~) AKIRA,偶D亲亲主角啊~长得那叫一个好看啊:纤细的眉凌厉的斜飞入鬓,大大的眼睛像水晶一样闪着坚定又淡漠的神采,高挺的鼻子,曲线优美的嘴,尖尖的下巴,修长纤细的身型~ 这样的AKIRA,是很吸引人的;加上AKIRA身手出众,又是街头个人搏击赛的优胜者,仰慕AKIRA的人更是一拨又一拨~ 这里说明一下,参加街头个人搏击赛是很多逃离所谓的“家庭”的人赚取生活费用的主要方式,赢的人可以获得比赛的奖金。 这天,AKIRA 将两个调戏自己的猥亵男暴打一顿后回家,遭到逮捕,理由是谋杀那两个猥亵男之一。被带走时,AKIRA的青梅竹马——KEISUKE看到了,非常担心,却帮不上忙。 AKIRA则被两个政府人员告知,只要答应前往“旧祖”,一个毒品与杀戮横行的地方,杀掉“旧祖”之王,取得毒品控制权并与政府合作,就可以免除AKIRA的终身
就读某大学的尾张因于教授的婚外恋被教授的先生撞破而犯下杀人罪行,被叛刑期80年,囚禁于某国的地下监狱。 来到监狱的第一天就和这个监狱的一哥——斯沃特发生冲突。跟尾张同囚室的雷向尾张示好,声称会帮助尾张,结果却将尾张迷晕,藏进洗衣房,对他施虐。就在尾张半死不活,快被折磨死的时候,终于被四处找他的斯沃特发现,将他救下,斯沃特因此负伤。雷则被守卫乱枪打死。原来,雷本来就心灵扭曲,被关进来是因为残杀男童,而尾张正好是他偏好的类型。 对尾张产生兴趣的斯沃特转到尾张的囚室。差点被一群人施暴的尾张为了自保,“和神订了契约,神答应在这个充满暴力的地方保护我的安全,而我则向神献出身体”“ 斯沃特,你是我的守护神。”(引自故事原话) 一天,因为争执,斯沃特取消了两人的契约并且和一个对尾张肖想很久的壮男换囚室。没想到尾张居然把想对他不轨的壮男弄成重伤,然后要求斯沃特回到他的囚室。 (呵呵,有能力自保的人死命维持和守护神的契约,为什么咧?往后看好了。) 在之后的相处中,尾张知道了斯沃特因贩毒与杀人被判刑期200年,在这个监狱坚持下去的理由是一个1岁多的儿子。 这天,斯沃特却自杀了。原来,他查明了那一个1岁多的婴孩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他的前妻与他入狱前一个最好的朋友出轨生下的。 斯沃特被送去急救时,尾张对他吼:“你不可以就这样死在我面前,能杀你的只有我,如果你敢就这样死去,我就在所有人面前虐待你的尸体!”然后将十字架(斯沃特母亲的遗物,之前被尾张做为战利品拿走)绑在斯沃特手上。 三个月后, 斯沃特回来了。 尾张:你回来了吗? 斯沃特:我回来是让你杀我的。 尾张:你那时听见了? 斯沃特:是的,我们就一次性把事情解决掉吧。 “这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这个地

myblworld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